2021-05-07 22:07

茅台又一子公司将谋求IPO 专家:股民反对声或较大

  来源:红星资本局 

  原标题:茅台又一子公司将谋求IPO 专家:股民反对声或较大 

  2000多元一股的贵州茅台(600519.SH),买一手都需要20多万,如果贵州茅台集团有子公司将要上市,你是否会去抢购呢?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继2013年茅台集团欲推习酒、茅台保健酒、茅台旅游公司、茅台物流公司上市未果之后,茅台集团的子公司茅台葡萄酒发布了上市时间表。 

  另外,虽然习酒公司声称“没有上市规划”,但“以上级安排为准”的回复,仍然令人浮想联翩。 

  对此,有业内专家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认为,茅台子公司上市,一方面利于自身在行业内精耕细作,另一方面也利于茅台集团在2025年前尽快打造成世界500强企业。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子公司上市可能稀释贵州茅台的市值,或将引来股民较大的反对声。 

  茅台葡萄酒晒上市计划 

  拟3至4年完成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昌黎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葡萄酒”)官网一篇文章中晒出了“上市时间表”。

   

  该文章指出,2021年是茅台葡萄酒发展新征程的开局之年。立足于过去三年的发展基础,茅台葡萄酒对未来五年提出了更高的发展目标:产品实现销量领先,品牌成为行业主流,企业做到A股主板上市。 

  文章中,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司徒军透露,目前,该公司已经着手进行股权改造。“茅台葡萄酒的上市对中国葡萄酒来说不仅是增加一个强有力的上市公司,更是让更多业内人士分享到茅台葡萄酒的发展红利。” 

  同时,该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范雪梅具体给出了“时间表”:在3—4年时间里,实现茅台葡萄酒主板上市,通过上市,实现股权改革,整合优势资源,实现茅台葡萄酒高质量发展。 

  官网显示,该公司于2002年7月组建成立,是茅台集团投资在贵州省外的一家国有控股企业。公司位于河北省昌黎县,生产公司占地面积36,512.2平方米;拥有设备先进的现代化发酵站,占地面积19,622.91平方米,并拥有5,000亩标准化葡萄种植基地。官网指出,该公司年原酒发酵能力1.2万吨,成品酒生产能力1万吨,总资产4.15亿元。 

  天眼查APP显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集团”)持股比例为89.26%。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茅台葡萄酒实现扭亏为盈;2019年,茅台葡萄酒全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9.5%,利润同比增长167%;2020年,茅台葡萄酒全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3%,利润同比增长39.7%,连续三年保持较高的增长势头。 

  多家子公司相继提出上市 

  习酒仍存变数 

  除了茅台葡萄酒公司提出上市计划外,包括保健酒业公司、习酒两家子公司也曾提出上市。 

  早在2018年,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保健酒”)就提出了上市计划。 

  红星资本局在其官网上搜索发现,2018年3月19日,其官网刊发的一篇文章指出,茅台保健酒业公司将力争在2022年实现主板上市。不过,从2018年至今,关于保健酒业公司上市的计划在其官网暂未发现。其提出的目标距今只剩一年,也未见其最新动态。 

  另外,关于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习酒”)上市也曾几度搁浅,至今仍无定论。 

  2012年,习酒就曾明确提出“2013年2月,习酒将登陆H股”的计划。但由于种种原因,其上市步伐此后逐渐放缓。 

  2013年,习酒曾回应称:“由于推进国企股份制改革,上市进程有所放缓。” 

  2014年,根据贵州省国资委的规划,茅台集团在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继续以酒类概念推动上市,其中还明确到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公司上市。不过,习酒2014年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2017年12月,茅台一位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表示,在2020年前茅台集团旗下有3家新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习酒公司。按照规划,习酒将在2020年实现上市。此后,茅台集团及习酒公司数次提出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上市,但未有明确动作。 

  2019年,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钟方达称,由于证监会相关规定,同一集团不能上市两个品牌,因此习酒将终止上市计划。 

  虽然几度搁浅,不过,在今年2月底举行的第五届遵义市人大五次会议上,习水县代表团公开表示,全力支持和推动习酒上市。而习酒对此回应称:“习酒是国企,具体要以上级安排为准。” 

  由此可见,习酒上市计划仍存变数。 

  天眼查APP显示,贵州茅台集团分别100%持股保健酒公司和习酒公司。 

  专家:均有上市机会,或将引来股民反对 

  2013年,茅台集团就曾对外宣布,未来5年拟推动贵州茅台以外的4家子公司上市。其中就包括:茅台保健酒、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茅台旅游公司”)、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物流园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茅台物流公司”)以及习酒。 

  不过,至今,这4家子公司迄今均未上市。 

  对此,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红星资本局,上述几家子公司中,除了习酒与茅台酒产品重叠度较高并存在同业竞争问题外,其他两家子公司基本都是细分市场的重要品牌。“由于拥有茅台的强大母品牌背书,其业绩表现都比较好,只要符合上市规则,应该说都有上市机会。” 

  不过,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白酒行业资深从业人员张国营却认为,习酒公司从业务规模、业务独立性等方面均优于茅台葡萄酒及保健酒公司,“一旦习水县强力推进习酒公司与茅台集团剥离,其单独上市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在肖竹青看来,这样将更加符合贵州省缓解城投债、盘活贵州经济的使命。 

  酒水行业观察者欧阳千里认为,此轮茅台子公司谋求上市,或许与“乡村振兴”有关,“独立于茅台主营业务的子公司上市,有利于茅台集团健康发展,也有利于子公司的未来规划。” 

  此外,蔡学飞认为,茅台早就表示力争在2025年将茅台集团打造成世界500强企业,这就要求企业内部管理需要大幅提升。“推动这些子公司上市,一方面有利于规范子公司运营,维护茅台主品牌形象;另一方面,可以促进这些子品牌独立发展,从而为茅台集团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为茅台集团的持续增长提供新的驱动力。” 

  不过,在欧阳千里看来,“如果子公司上市了,对于茅台的股民而言,反对声音或将较大,毕竟这可能稀释贵州茅台的市值。” 

(责任编辑:田云绯)